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乌干达恩德培机场大营救

发布时间:2014-06-06  原作者:晨枫   点击数:

zb11尊宝娱乐 www.cofco-ldc.com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在现代特种作战历史上,以色列在乌干达恩德培机场的营救作战应该是一个经典了。这是一段为人熟知的故事,但存在太多的以讹传讹。突击队指挥官约纳坦·内塔尼亚胡是唯一阵亡以军人员,他的一个弟弟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现在是以色列总理,另一个弟弟伊多·内塔尼亚胡是放射科医生。兄弟三人都在总参突击队中服役过。伊多在广泛查阅官方资料和利用个人关系与参战人员采访之后,写了一本书:《约尼的最后一战》,澄清了很多战斗细节。



恩德培行动的地面指挥官,以色列国防军上校约纳坦·内塔尼亚胡

  1976年6月27日,巴勒斯坦革命解放阵线的两名成员在两个德国“红军旅”成员的帮助下,劫持了一架法国航空公司的A300客机,将飞机连同248名旅客开到乌干达的恩德培机场去了。6月28日,劫机分子在恩德培与更多的恐怖分子会合,旅客和机组人员被关押在恩德培机场已经废弃不用的旧航站楼,靠近恩德培机场的乌干达空军使用区域,离新航站楼和塔台将近两公里远,便于关押。6月29日,劫机者开始甄别旅客中的犹太人和非犹太人,犹太人必须屈辱地低头从栏杆下钻过去,关到小候机厅里,其余旅客和机组人员留在大候机厅。6月30日,非犹太人乘客被释放,但94名犹太人旅客被继续扣留为人质,法航的机长麦克巴库斯坚持要和剩余旅客留在一起,不到所有旅客都被释放,绝不离开,其余17名机组人员也和机长一起留下。犹太人被单独扣留的做法立刻引起全世界犹太人对纳粹将犹太人单独列出来迫害的联想。



被劫持的法航客机(编号F-BVGG),摄于1980年

  6月28日一天,以色列政府还在愕然中,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6月29日下午,总理拉宾召集内阁核心会议,这时劫机者的要求已经出来了。劫机者要求以色列在7月1日前释放被关押的40名巴勒斯坦游击队成员和政治犯以及另外13名关押在肯尼亚、法国、瑞士、德国的同伴,否则就要枪杀人质。拉宾在会上询问总参谋长古尔军方对武力营救的看法,但古尔没有任何预案,只能泛泛地回答武力营救在原则上说是可行的。内阁会议没有达成任何决议。以色列政府还在期望法国政府为主采取行动,毕竟飞机是法国的,而且机上乘客来自多个国家,劫机者要求释放的政治犯也分布在各个国家。

  古尔是在去西奈视察一个师级军事演习的最后一分钟接到会议通知的。一接到会议通知,古尔立刻意识到召见他的用意,责令手下开始研究武力营救的可能性。6月29日晚上9点,古尔召集会议,研究武力营救问题,准备会后向国防部长佩雷斯报告。参加会议的有总参作战部长叶库特尔亚当少将和空军司令本尼佩利德少将。佩利德和亚当极力主张武力营救,坚决反对和恐怖分子谈判。佩利德是机械师出身,曾装配起以色列的第一架梅塞斯密特Me 109战斗机。以后学习飞行,并成为以色列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飞行员。亚当曾任戈兰尼旅旅长、北方司令部司令、副总参谋长等职,以军入侵黎巴嫩的“为了加利利的和平”作战期间,正准备接任摩萨德局长,但在博福特城堡战斗中丧生。

  佩利德立刻责令手下研究空中远程奔袭恩德培的问题。事实上,在高层还没有行动的6月28日,C-130中队指挥官沙尼中校有先见之明,已经自作主张在和手下研究远程奔袭的可能性和技术细节了,毕竟恩德培远在3000多公里以外,C-130是以色列空军唯一具有那么远航程的飞机。他们发现,只有两架C-130加油机具有足够的航程,可以到恩德培飞来回而不需要加油,普通C-130飞到恩德培没有问题,但回程只有一个半小时的留空时间,不够回以色列的。但是佩利德拍胸脯,他可以把1000名伞兵空降到恩德培,足够控制机场几天,把人质和法航机组人员营救回来。

  古尔觉得佩利德的大规模空降的想法太不靠谱,责令亚当进一步研究伞兵作战的地面行动问题,亚当则责令埃胡德巴拉克上校负责。巴拉克在20世纪70年代初是总参侦察队队长。总参侦察队已经成为现代以色列精英的摇篮,这是帕尔马克老战士亚伯拉罕阿南在1957年按照英国特种空勤团的模式组建的,除了现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前总参谋长巴拉克、绍尔·穆法兹、摩西·亚龙都是总参侦察队出来的,还有以色列国内情报局辛贝特的局长和国内安全部长阿维·迪希特,以色列情报局摩萨德的局长丹尼·亚托姆等。在总参侦察队长期间,巴拉克曾带队突袭贝鲁特巴勒斯坦“黑九月”运动总部,因为个子小而化妆成女子,是世界特种作战史上的一段轶事。在特拉维夫的洛德机场营救被巴勒斯坦黑九月人员劫持的比利时萨宾娜航空公司客机时,巴拉克带领战友在飞机下潜伏,机上副驾驶员走下来检查飞机的时候差点踩到头上都没有发觉。巴拉克这时正被借调到总参作战部,由于丰富的特种作战经验,正好被亚当委派,研究恩德培营救行动。



古尔在事后的媒体发布会上讲解行动过程

  巴拉克召集伞兵、空军、总参侦察队、海军两栖侦察队和各有关方面,但情报方面只有世界航空组织对世界各地机场的起飞、着陆手册上非常简略的信息。由于恩德培机场靠近维多利亚湖,海军提出将突击队空投到水面,然后用橡皮艇登陆偷袭。空军建议冒充民航飞机强行降落,伞兵则建议大规模伞降。会议一直开到6月30日早晨,决定先试验水面空降然后用橡皮艇的思路,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古尔的支持。但这需要橡皮艇在水上行进几个小时,总理拉宾否决了这个方案。拉宾也是老战士,在1967年六天战争期间是以军总参谋长,对军事是内行。

  另一方面,总参作战部的塔米利上校把手头的任务移交别人,要求接管巴拉克的任务。他本来就是总参作战部分管计划的,亚当同意了塔米利接手。6月30日下午,塔米利召集会议,再次研究营救方案。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