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赎罪日里的“五分钱”——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美国的援以空运行动

发布时间:2018-01-08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五分钱”空运行动

  石油禁运的威胁吓倒了美国的盟友们。北约组织的欧洲成员国由于受到了阿拉伯政权“切断其石油供应”的威胁,故拒绝让美国运输机着陆、在其领土上空飞行或使用其基地。只有一个例外:由于基辛格施展了一系列手腕,外加经过一番艰苦的讨价还价,葡萄牙最终勉强同意让空运机群在距离欧洲大陆约800英里(约1300千米)的亚速尔群岛上的拉杰斯机场加油——该地距离以色列特拉维夫附近的卢德机场3163英里(约5090千米),并表示对美军飞机在拉杰斯机场上的频繁起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的拉杰斯机场俯瞰图
今天的拉杰斯机场俯瞰图

  当尼克松在10月12日作出决定后,美国的高级官员们立即开始对军方施压以求取得立竿见影的结果。军事空运司令部的那些精密复杂的飞行机器已经开始投入行动了,但仍需要许多个小时才能让飞机和机组人员建立起稳定、有规律的运行模式。由于拉杰斯机场刮起了大风,导致最初的航班被推迟,这让白宫方面颇为愤怒,因为援助物资没有“神奇”地及时到达以色列。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托马斯•莫雷尔海军上将(Adm. Thomas H. Moorer)专门打电话告知了卡尔顿此事,并说:“我们必须马上让这些飞机动起来,否则上头非砸了我们的饭碗不可。”

  卡尔顿是了解空运业务的。他知道自己拥有足够数量的飞机、机组人员和所需要的设备。机队由268架C-141和77架C-5A组成,卡尔顿知道他可以长时间地稳定维持“每2个小时起飞3架C-141,同时每4个小时起飞4架C-5A”的航运模式。卡尔顿也知道军事空运司令部可以统筹好整个行动,建立起所运物资与目的地卸货能力相匹配的合理的航运流程。在卡尔顿的计划里,军事空运司令部基本上将成为一条“管道”,通过这条管道,物资将按照一套统筹良好的秩序在其中“流动”。不过,一开始卡尔顿无法将自己的理念或者说信心传达给白宫、国务院或五角大楼。

  卡尔顿已经开始加速做一些事情了,他为了节省时间而采取了若干非常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取消机组人员的休假请求,放宽运输重量限制、飞机的日常使用限制和日常维护要求。同时他还不得不与从白宫和国防部门流出的朝令夕改的命令进行全力抗争。尽管普遍存在着不情愿,但在不断的压力下商业航空公司还是被纳入进来并提供了帮助。在种种压力之下,导致在准备阶段的后期,有一次军官们甚至威胁说要让军事空运司令部从这次行动中彻底抽身。

  即便如此,卡尔顿还是有信心能够建立起一套空运流程,这套流程不仅能让军事空运司令部达成运送4000吨物资的初始需求,而且还能继续让该司令部应付其余各种被指派给其的任务。卡尔顿将军呼吁要有耐心,他说:“一旦这套流程开始,那么它(空运物资)就会像一篮橘子一样被倾倒出去。”

  降落在卢德机场的第一架美国运输机是一架C-5,于1973年10月14日到达。这架飞机是先于其地面支持设备而抵达以色列的——其支持设备仍然装在一架因终止起飞而停在拉杰斯机场地面上的飞机中。在没有所谓的“40K装载机”——这是一种类似于超级叉车的设备,能够以液压为动力抓取40000磅(约18吨)重的货物——的情况下,第一架C-5运输机必须手动卸货。每个可用的人都被投入到了卸货工作之中,并在三个半小时之内就完成了卸货任务。


以色列士兵在卢德机场守卫着一架美国空军的C-5运输机

  短短几天之内,拉杰斯机场上每天的起飞航班数从1个增加到了40个。对军事空运司令部而言,允许在该机场停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协议,因为如果不在拉杰斯机场进行中途停留的话,那么军事空运司令部是不可能开展那样高强度的空运行动的。不过,空运行动的主要限制因素之一也是拉杰斯机场这一“瓶颈”:在一个24小时的周期内,无论飞抵还是飞离,通行的飞机数量最多只能有6架C-5和36架 C-141,共计84个航班。

在“五分钱行动”期间,一门155毫米口径自行火炮刚刚“卸载”到卢德机场上。这次行动需要C-5运输机来空运大尺寸的货物,如上面所示的这种自行榴弹炮
在“五分钱行动”期间,一门155毫米口径自行火炮刚刚“卸载”到卢德机场上。这次行动需要C-5运输机来空运大尺寸的货物,如上面所示的这种自行榴弹炮

  从美国境内的出发点到拉杰斯机场的平均距离是3297英里(约5300千米)。从拉杰斯机场到卢德/本•古里安机场还要再飞3163英里(约5090千米)。从美国东部的各出发点(包括新泽西州的麦圭尔空军基地、特拉华州的多佛空军基地和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空军基地)飞往拉杰斯机场的路线是不同的,但是从拉杰斯机场开始飞往目的地的路线是确定的——在离开拉杰斯机场并飞往以色列时,美国的运输机会精确地沿着地中海的中心线飞行,这是一条锯齿形的航线,意在避免侵犯南部阿拉伯国家的领空或北部欧洲国家的领空:飞机先飞往西班牙南端的直布罗陀,然后在地中海上空沿着一条狭窄的航线前往特拉维夫。这条路线故意沿着地中海的“中心线”而设在飞行情报区(Flight Information Region,译者注:这是由国际民航组织为提供飞行情报服务和告警服务而划定范围的空间)的分界线上,几乎是把南部敌对的非洲国家空域和北部“友好的”欧洲国家空域一切两半。

  阿拉伯政权对空运机群进行拦截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因此美国海军第六舰队担负起了保护者的角色,运输机群得到了部署在航线下方海面上的美国海军舰艇的支援,包括以600英里(约960千米)的间隔部署的航空母舰,这些航空母舰能够为运输机群提供空中掩护,空中掩护的范围一直延续到距离以色列海岸线200英里(约320千米)处为止——剩下那200英里航程的护航任务将由以色列空军的战斗机接管。虽然沿途的阿拉伯政权通过无线电对空运机群进行了威胁,而且也出现过几架身份不明的战斗机,但最终没有发生明显的敌对行动。

  除了空运之外,美国还派来了用于补充战损的F-4“鬼怪”式战斗机,这些飞机是从部署在北卡罗来纳州西摩-约翰逊空军基地的空军部队和海军第六舰队中抽调的。部署在加利福尼亚州米拉马海军航空站中的A-4“天鹰”式攻击机也被提供给了以色列,此举导致美国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Top Gun)的训练几乎停止了。

以色列空军的A-4“天鹰”式攻击机。正是由于源源不断运往卢德机场的零部件才能维持以军的战斗机持续升空作战。在“五分钱行动”中美国空军了解到了“拥有一个海外部署基地(如拉杰斯机场)”的重要性,以及让运输机具备空中加油能力的需求
以色列空军的A-4“天鹰”式攻击机。正是由于源源不断运往卢德机场的零部件才能维持以军的战斗机持续升空作战。在“五分钱行动”中美国空军了解到了“拥有一个海外部署基地(如拉杰斯机场)”的重要性,以及让运输机具备空中加油能力的需求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