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赎罪日里的“五分钱”——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美国的援以空运行动

发布时间:2018-01-08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以色列

  1973年10月6日,这天是星期六,下午2点左右,数以百计的埃及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飞越了苏伊士运河,在它们后面紧跟着10万名士兵和1350辆坦克。他们迅速碾压过了一连串孤立的以军防御工事——这些防御工事只有不到500名以色列士兵把守。大多数以色列坦克都刚好返回了西奈地区。

  在南部前线,随着2000门火炮越过苏伊士运河(1967年的停火线)而大规模开火,冲突正式爆发了。埃及突击部队席卷过了运河河面,深入到了对岸的以色列土地上,沿着苏伊士运河一线分布的所有以色列防御阵地都被攻陷或放弃。与此同时,进行突破的叙利亚部队在北线戈兰高地一带也发动了强大的攻势。叙利亚在坦克方面拥有八比一的优势,在步兵和炮兵数量上的优势则更大。到第二天(星期天)中午,叙利亚人拿下了戈兰高地的一半,此时他们距离约旦河和加利利地区的以色列人口中心只有几千米远了。阿拉伯军队以极高的效率和凝聚力进行了战斗,他们碾压过或通过了以军的阵地,以色列防御者们被震惊了。阿拉伯国家的空军还袭击了以色列的机场、雷达设施和导弹基地。

  到了星期一,由苏联方面提供的导弹给以色列的飞机和坦克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这导致以色列的情况变得摇摇欲坠了。以色列国防军的炮弹正在被逐渐用光,以色列空军则警告说,其连续作战的能力将在一周之内枯竭。

  在战争的第四天(星期二),以色列人发现他们曾经颇为自信的军事力量(以色列武装力量的历史是短暂的,但却取得过非常巨大的成功)受到了最血腥的屠戮。埃及人拿下了著名的巴列夫防线(Bar Lev line)——这是一条纵贯西奈半岛的,大约由30个沙子、钢材和混凝土掩体组成的系列防线,旨在迟滞来自西面的攻击,直到以色列装甲部队抵达战场并发挥作用为止。埃及突击队进入了防线后方,给以军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在北线,情况看起来同样糟糕,叙利亚军队的攻势直到10月10日才被遏止。

以军“巴列夫防线”的一角
以军“巴列夫防线”的一角

  以色列国防部长摩西•达扬在星期六(10月6日)向新闻界发表讲话时是很乐观的,但此时他开始变得绝望了。他说,在预计西奈半岛前线将会崩溃的情况下,以色列国防军应该构建一条“退路”防线。到了星期三(10月10日),埃拉扎尔告诉达扬说,战争的目标应该是“在合适的地点实现停火,情况不可能比现在有任何的好转”。埃及人由于在战争初期取得的成功而变得有些飘飘然,他们拒绝了苏联顾问的建议,即让他们接受停火。

埃及车辆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西奈半岛
埃及车辆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西奈半岛

  此时,交战双方的装甲车辆和作战飞机都损失惨重。以色列空中力量受到了阿拉伯人熟练操纵的萨姆-6机动式和萨姆-7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的猛烈打击。阿拉伯攻击部队也普遍装备了雷达导引的ZSU-23-4型自行高射炮。以色列人事先估计的弹药和燃料的消耗量看上去完全不够用。尽管如此,以军遭受的颇高的伤亡率还是令以色列人感到震惊——不仅让梅厄夫人感到震惊,而且也让传奇般的国防部长摩西•达扬大为震惊。

  战争对以色列人的冲击还伴随着对美国人的纯粹的不信任——他们不相信美国人不理解局势的严峻性。大量的弹药消耗以及坦克和飞机的巨大损失使以色列濒临亡国的边缘,并迫使以色列人开始考虑某些以前看上去是不可思议的选择了——他们以前在思考类似的问题时是不会考虑这些选择的。

  根据某些报道——有人曾对这些报道提出过质疑——的说法,达扬曾劝说梅厄夫人,如果有必要作为以色列最后一道拼死一搏的自卫手段的话,那么就授权把13枚战术核武器安装到“杰里科”(Jericho)弹道导弹和F-4战斗机上并发射出去。另据报道,美国方面之所以援助以色列是由于担心没有这种援助的话以色列人可能会诉诸核武器这一选项——不过这一点被美国的高层决策者所否认。

以色列研制的“杰里科”-1弹道导弹,据称该导弹在研制时得到了法国的协助,是在法国达索公司设计的MD-620型导弹的基础上研制的,1965至1968年期间共进行了16次试射,其中10次取得了成功。以色列最初从法国接收了14枚该型导弹,后在国内于1971至1978年间生产了另外约50枚。“杰里科”-1导弹于1973年正式服役
以色列研制的“杰里科”-1弹道导弹,据称该导弹在研制时得到了法国的协助,是在法国达索公司设计的MD-620型导弹的基础上研制的,1965至1968年期间共进行了16次试射,其中10次取得了成功。以色列最初从法国接收了14枚该型导弹,后在国内于1971至1978年间生产了另外约50枚。“杰里科”-1导弹于1973年正式服役

  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出于其他原因,几乎是在以色列考虑动用核武器的当口,美国方面作出了“向以色列提供支援”的决定。而且,以色列甫一得到美国人“给予军援”的承诺后,就再未讨论过使用核武器的事了。

  实际上,远在半个地球之外的美国最初对此作出的反应是一片空白,他们不能或者说不愿意果断地采取行动。就华盛顿方面而言,其当时不仅在后越战时代笼罩着国会山的道德困境中挣扎,而且也在水门事件造成的痛苦中挣扎——这两者都损害了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的领导权威。在战争爆发四天之后,华盛顿又遭受了另一场政治灾难的冲击:副总统斯皮罗•狄奥多拉•阿格纽(Spiro T. Agnew)因其在担任马里兰州州长期间犯下的收受贿赂、税务欺诈和其他罪行而辞职。

  美国方面对阿拉伯军队入侵以色列的最初反应的确是混乱和矛盾的,这不足为奇。美国领导人试图在“美国传统上对以色列的支持”和“同苏联这样一个超级大国保持一种依然脆弱的缓和关系”之间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同时他们也希望避免阿拉伯人对西方采取石油禁运的威胁。与此同时,苏联却开始向埃及、叙利亚以及其他派兵参战的阿拉伯国家提供空运补给,古巴、朝鲜和巴基斯坦也做了同样的事。

“我们不会撒手不管”

  虽然情况在不断恶化,但据说梅厄夫人还是顶住压力禁止发起“核打击”,并不断向美国发起呼吁以寻求帮助。在她的坚持下,以色列驻华盛顿大使每隔几个小时就会给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打一次电话。此时距离基辛格担任美国国务卿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他同时还兼任着之前的职务——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针对“赎罪日战争”中的事务作出反应的责任在很大程度上压在了基辛格肩上,因为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当时正深陷政治危机之中——当时,水门事件丑闻和弹劾尼克松的呼声已经达到了顶峰。

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国务卿会见梅厄夫人时的情景
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国务卿会见梅厄夫人时的情景

  美国援助以色列军事计划中的许多转变都得到了很好的记录归档,其中尤以在肯尼斯•潘钦(Kenneth L. Patchin)为军事空运司令部的“五分钱行动”撰写的官方历史著作《飞往以色列》(Flight to Israel)中表现得最为突出。深陷政治风波之中的尼克松总统为了回应梅厄夫人的个人请求,于10月9日作出了重要的决定:向以色列提供物资。当天,基辛格照会以色列方面称,尼克松已同意补充以色列的所有战损,包括飞机和坦克,并全额补充以色列人所消耗的全部弹药、装备和易耗品。尽管如此,在行政部门针对如何执行“向以色列提供物资”一事作出最终决定之前,4天又过去了。

  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把这些东西运到以色列。计划人员最初提议,以色列应负责开展整个空运行动。事实上,后来以色列方面确实使用8架以色列航空公司(El Al)的商业客机从美国向以色列运送了5500吨物资,但对整个运输工作来说仍然是不够的。以色列人曾试图引起美国商业航空公司对这一空运活动的兴趣,但后者拒绝参与这项努力,因为他们担心会受到阿拉伯方面的报复,并对其业务造成不利的影响,除非美国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开始动员民用航空机队。美国军事空运司令部在亲自询问了商业航空公司的意见后也得到了同样的否定回答。

  接着,又有人建议说,军事空运司令部可以协助以色列旗下的航空公司将物资运到葡萄牙位于大西洋亚速尔群岛上的拉杰斯机场,在那儿可以由以色列的运输机再运回去。这最终仍然被证明是不可行的。

  美国人就以这样的方式扯了4天的皮。最终,在10月12日,任务落到了美国军事空运司令部的头上——尼克松总统在这一天亲自决定让军事空运司令部来负责整个空运行动。他还指示将特拉维夫的卢德机场(又名“本•古里安机场”)作为美军运输机的卸载地。“把一切可以飞的东西都派出去”,尼克松这样命令道。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