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我就是那个运狗屎的飞行员(下)——C-2“灰狗”舰载运输机飞行员回忆录

发布时间:2017-12-13  原作者:Armstrong   点击数:

zb11尊宝娱乐 www.cofco-ldc.com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我们完成了降落,好吧只能勉强说是降落,因为我无法转向,而且能使用的刹车也有限。我们只有应急液压,无法放下襟翼和拦阻钩,必须用应急气瓶放下起落架。如果我没有成功降落,那么也肯定也不能复飞,反正也无法收起起落架。

  我的降落速度很快,同时只能对飞机进行有限操纵。最后为了留在跑道上,我先后刹爆了了两个主起落架轮胎。当我们停下来时,右侧主起落架支架下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另外一侧也只有燃烧着的轮毂。我们全都从飞机各个舱口跳出来,奔跑着离开这架燃烧的绿巨人,消防员向我们和飞机同时喷洒着泡沫。

  我正在抱头鼠窜时,一名身穿银色防火服的消防员却跑向飞机。他用一张巨大的石棉毯子包住了正在燃烧的主起落架和刹车,防止它们爆炸,因为红热的铍合金碎片会击穿油箱,让事情变得更糟。那名消防队员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有最大胆子和最小脑子的人。

  一切安定下来之后,我颤抖起来,奇怪的是此时却尿急起来。所以我对跑道上的军官说我要上小号,而我的机组则需要喝上一杯。“没有问题小伙子,停机线那里就有个酒吧,只是不要介意没有冰啤酒!”

  我们要在这里待上一个月,看起来我们的突然造访正赶上这里的一次秘密行动,一群戴黑帽子的人正在操作U-2侦察黎巴嫩贝卡谷地。我们在8米高度拖着火焰单发掠过海滩的壮举激起了媒体的兴趣,我们对毁了黑帽子的秘密行动感到非常抱歉,如果知道这个结果也许我们会飞到别的地方。而他们在几天后为我们开了一个派对,把他们的T恤送给我们,上面写着:“如果我们不在这里,那我们到底在哪儿?”原来黑帽子也有幽默感。

出现在阿克罗蒂里的U-2
出现在阿克罗蒂里的U-2

  于是我们就卡在了这里,有大把时间来等待发动机、起落架和一大堆零件的到来,美国海军不能就这样丢下我们不管。但我们不得不把零件清单先给英国人,英国人会把它传给CINAVEUR站,CINAVEUR再把清单发给中队。然后这些东西必须先运到英国,再由皇家空军的一架飞机运到阿克罗蒂里。于是没完没了的等待就这样开始了。这里有个垃圾场,存放着联合国在巴勒斯坦报废的所有车辆,其中很多是被地雷炸毁的。我在西西里开一辆路虎系列III,这辆车总是需要零件来维修,所以我收集了一堆零件,甚至包括一个档位杆。

路虎系列III
路虎系列III

  当我们终于回到意大利时,我的妻子开着路虎来接我,正好她进停车场时档位杆断了,一些飞行员帮她把车推进车位,她急冲冲跑到停机线来接我。她手还抓着换挡杆,有点不高兴,于是我从降落伞袋拿出一个完好的档位杆:“看,这不是问题。”她说到:“原来你早知道这玩意会断!”

  我们最后修好了148148,在一个月后飞回意大利的西格内拉。经过一个多月的彻底修复后,该机又继续服役多年,直到被下一代C-2接替。我希望这架飞机已被做成雕塑竖在某个机场的大门口,我的办公室里还有一架该机的模型。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