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我就是那个运狗屎的飞行员(上)——C-2“灰狗”舰载运输机飞行员回忆录

发布时间:2017-12-11  原作者:Armstrong   点击数:

zb11尊宝娱乐 www.cofco-ldc.com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学飞“灰狗”

  在海军飞行是真正的冒险,我是实行抽彩征兵法最后日子里中奖的“幸运儿”,就这样加入了海军。70年代初,我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完成了后备军官团训练(NROTC),这个过程很快乐,只是每个人都讨厌和躲着我们。

  我们获得学位后,UCLA后备军官团里的大部分人都被分流到飞行培训计划。在里根上台之前的飘摇的70年代末,我们被派往科珀斯克里斯蒂参加一个勉强维持的飞行培训。在那里,我们在初期和中级飞行训练中飞到了海军最后一批T-28。我们在高级飞行训练和上舰资格考核中本来应该飞US-2B(被我们叫做Used To Be),但该机此时却退役了。海军在绝望中让我们用T-44进行高级海上多发飞机训练,只不过有个小问题,这种飞机不能降落在航母上。

T-28B教练机
T-28B教练机

US-2B就是S-2“追踪者”反潜机的教练型
US-2B就是S-2“追踪者”反潜机的教练型

T-44双发教练机
T-44双发教练机

  当时我们只有两种能着舰的螺旋桨飞机:C-2“灰狗”和E-2“鹰眼”。两种飞机的操作成本都非常昂贵,不适合用来训练菜鸟着舰。于是他们只好从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的飞机坟场中拖出一些T-28C,掸掉机身上的沙尘,然后涂上一层新油漆。

  我们在这些教练机上获得了上舰资格,成为美国海军中最后一批驾驶单发星形活塞飞机着舰的飞行员。对我们来说这是相当无用的训练,单发活塞飞机的进近方式与多发飞机大不一样,并且无法从航母上弹射起飞,只能滑跑起飞。该机到底还是让我们获得了上舰资格,只是我们稍后要在RAG(补充航空团)重新学习着舰而已。

  我被分配到VR-24运输中队,要去西西里岛的锡戈内拉驾驶C-2“灰狗”超级舰载运输机(Super COD),去之前要先在RVAW-120 RAG的E-2上完成换装训练。如果我这时对海军的职业生涯还有任何野心的话,那就歇了把,因为对于舰载运输机飞行员而言不存在职业生涯。

  这一点在我们到达RAG时立刻就表现出来,欢迎词是“哦,另一个COD废物”。由于TE-2A已经半永久性停飞,所以我们在E-2C上训练。我在RAG至少渡过了11个月。

TE-2A教练机
TE-2A教练机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